有没有个人客户找代妈的

2020-12-01 05:16:26 来源:合肥晚报

  善良的男人第19集剧情

  俊河把会长的现场的录音给马陆听。朴俊河来找安民英,把录音复件给了他,并告诉他自己确实想过毁掉文件,彻底拥有恩姬,但是不久前自己才发现放弃也是一种爱,并劝说安民英去自首。另一方面,马陆自己一个人在屋里听着录音沉思,回想着自己替周迅顶罪时的场景,想着她对自己说的话。

  职员向在熙报告了理事会公告,马陆就来找在熙约会。出去的恩姬正好看见从旁边走过的马陆,跟了上去。马陆和在熙约在公园见面,马陆开始关心在熙,握住在熙的手帮她哈气取暖,叙起了旧情,马陆提起自己几年前替在熙顶罪的事情,说要是那时的自己劝说在熙去顶罪,结果会不会不一样,即使她住监狱,自己也会一直等着她,也会向她求婚,之后幸福的生活,而不会像现在这样,说自己那时就已经做错了,是自己把在熙变成这样的,变成这样的怪物的。说着说着,两人都留下了眼泪。接着马陆说自己会回到她身边的,除了爱情,自己会一直陪着她,包容她,理解她,劝说她放下沉重包袱,放下一切,回到自己身边。在熙哭着倒在了马陆怀里。恩姬远远真的看着这一幕。

  可可帮在值做了海带汤过生日,在值提议让可可跟宰吉买蛋糕,顺便制造机会,并单独找马陆谈话。在值问马陆为什么当初会救自己,难道不怕自己捅他一刀吗?有人要自己捅他一刀,然后获得一套公寓。马陆说如果真的想捅他的话,尽管来吧。在值听了之后,走了。但对话被宰吉听到了。并出手打了在值。也告诉在值就算不杀马陆,他也会死。

  朴俊河出了车祸,马陆想着多加去找安民英之前对自己说的话,他要他处理录音文件的事情。马陆到达医院的时候,恩姬已经在那里了,恩姬一直嚷嚷着要朴俊河睁开眼睛,马陆把恩姬拉了出去。恩姬质问马陆到底是谁故意制造这场车祸?并告诉了马陆自己之前对会长的死因的猜测,大声嚷嚷着是在熙和安民英杀了会长,并故意制造了这场车祸。马陆怕恩姬惹祸上身,反问恩姬有证据吗?还说没有证据不要冤枉好人,要是不是别人会放过你吗?什么证据都没有,就安静的闭上嘴巴。恩姬对马陆这种还在维护在熙的行为很生气,走之前,放话说,好好守护你无法忘记的韩在熙吧,我会赌上我的一切追捕韩在熙,要想不被我抓到,你就好好的守着她吧。

  在熙问儿子恩石想不想要那种无论自己做什么都会鼓励自己的玩具,恩石回答说玩具是小孩子玩的,自己不是小孩子了。在熙喃喃自语着:我知道了。然后在熙回到屋里,褪下了自己的结婚戒指,带上了马陆送给自己的戒指,并约安民英见面。

  而马陆先到了安律师的办公室,并质问他,这么快就处理朴律师了吗。如果觉得碍事,也会把我杀了吗,并试图把朴律师拉回正道,希望他去自首。并把录音文件拿了出来,会在24小时之内交给警察。这些对话全被要找安律师的在熙在门口听到了。

  在熙很难过,独自坐在楼梯上回想起马陆那天晚上跟自己说的一切,去自首。不要再继续下去。回到他的身边。

  玄秘书告诉恩姬在出事当天摄像头拍下了安律师手下的人出现。恩姬接到电话,马上赶到医院。对安律师朴律师由他来守护,请他马上离开。出去的时候正好遇到来看望朴律师的在熙。但恩姬要检查包包跟衣服,并希望如果再脱更感谢,在熙在动手脱衣服时被出来的马陆及时制止。恩姬看到后很伤心的走掉了

  马陆来找恩姬,告诉恩姬做事不要冲动。马陆让恩姬故意误会了他是帮在熙的。让恩姬当他人质,对她说,无论在哪里都要在他身边,就算洗手间也要一起。

  在熙在房间里又想起来马陆对自己说的话,安部长出现把包给她。在熙质问安律师 朴律师是他干的吗,没事做了吗。安律师对在熙说 我会一个人去警局,去自首。让在熙继续当会长。在熙生气的说,为什么我的罪过要你们来帮我承担。

  马陆一直跟着恩姬,看着她照顾俊河。马陆把自己的衣服给恩姬盖上,自己在门外守护这他们。

  马陆到了原来住的地方,发现在熙是这家主人,并说自己想要回来了,但是你却不在了。在熙拿出了生前徐会长留给恩姬的财产和他生前偷税漏税的资料跟马陆交换录音。在熙说自己不想自首,如果不想给录音酒吧自己的心跟躯壳都给自己,两者选一。

  马陆在医院四处找恩姬,最终在椅子上发现恩姬,让恩姬靠在自己身上睡觉。等恩姬醒来时,马陆对恩姬说我们逃跑吧,你要去哪里就去哪里,到一个谁都找不到的地方!

  善良的男人第18集剧情

  在海边,马陆肯定的对恩姬说她已经恢复记忆了,而且她已经知道自己是什么人了。马陆说自己不认同她的复仇方式,如果想报仇,就冲着该死的人来,冲着韩在熙和他来,不要把自己牵扯进来,伤害到自己,恩姬回答说现在自己不惧怕任何事,无论是自己流血还是他们流血,只要能伤害他们的,自己不在乎,这就是徐恩姬。并且把马陆这段时间的供应,与照顾说成是有罪恶感的愧疚补偿。马陆无话可说。多加来把恩姬接走了,马陆看着这一切,心里很难受。

  多加把恩姬送到公寓,就要离开,恩姬说自己不知道自己会闯什么祸,希望多加能看护自己一下。另一方面,秘书来马陆家收拾东西,巧克把恩姬看上的自己最喜爱的头饰让秘书带给她。回来的马陆正好遇见离开额秘书,看到行李箱,马陆没有说一句话。

  马陆来找在熙,在熙问他是否是他爆的料,马陆承认了,并说自己的目的就是把在熙拖下来带走,说自己对于恩姬只是愧疚,自己爱的人只有在熙一个。在熙很激动,同意了马陆要单独谈话的请求,把安民英给请出去了。

  另一方面,恩姬一个人在浴室里呆了一个多小时,多加怕出事,请求酒店的怪力人员开门进去,恩姬回过神来说无论马陆对自己做了什么事,自己都没法讨厌他,向多加诉说自己对马陆的爱,以及马陆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明知道如此,却还是很想他。

  马陆采取柔情方式对待在熙,希望她能放弃泰成和自己一起走,在熙明白了,知道马陆是为了恩姬才这样做。马陆回答说要把自己和在熙迁离恩姬的世界,无论做出什么,只要不影响到恩姬,自己都会做的。

  恩姬来家里看望会长,在熙劝。她住下来,并告诉她说爆料的事马陆,他这么做是为了回来自己。在熙还在对恩姬说着马陆的坏话,希望恩姬能误解他,放弃他。

  在熙和马陆两人都受到了舆论的纷扰。安民英来找在熙,让她否认绯闻,并说自己会拦着马陆,不让他出席。在熙不想这么做,安民英恼了,说是你先动我的,是你把我放到这个地位的,你是我的女人,是我把你从贫民窟拉到这个位置的,要想去找姜马陆,等你死了再去吧。然后强吻了在熙。

  多加来找马陆,问他为什么不问恩姬的状况,难道不好奇嘛?马陆回答说自己很好奇,但是不想恩姬再受伤,所以宁愿好奇也不会过问。回到办公室,马陆接到恩姬的电话,两人相顾无言,却连一句我想你都不敢说。

  在熙想着安民英对自己说的话,喝起了酒,想着马陆的话,端着酒杯来到了马陆的办公室,让他陪自己喝一杯。说自己想要陪他,愿意放弃一切和他在一起。马陆冷眼看着这一切。

  马陆送在熙回家,正好遇见下楼倒水的恩姬,马陆直接松手了。马陆把在熙送到屋里,就要走,在熙说自己后悔,很后悔。马陆没有理她,直接走了。马陆来找恩姬,问她过的怎么样,无论马陆问什么,恩姬都一个哦字回答。马陆问她没有什么要和自己说的吗?恩姬继续沉默,然后马陆就走了,恩姬立即起身去追马陆,但是到门口,迟疑了,两人一个在门内,一个在门外,马陆打电话过来,让她好好的,然后就走了。

  宰吉躺在门口阻挡马陆去工作,要他去治疗,说无论什么结果自己都会照顾巧克,要是他半身不遂的话,自己就照顾他一辈子。马陆很感动,正好巧克回来了,马陆离开了。

  恩姬来找多加,说会长可能是他杀的。多加有点紧张,他不确定自己是否有那个信心把事实告诉恩姬。不过他把会长知道安民英和在熙之间的奸情的事告诉了恩姬,恩姬说这就是他要在自己恢复记忆时候告诉自己的事吗?多加承认了。想着会长去世时,自己听到的话,多加决定把所有事告诉马陆。马陆来公园找在熙,在熙一直在哭,马陆拥抱了她。这一幕被远处的恩姬看见了,恩姬心里很难受。并且一直跟着马陆直到天亮。

  善良的男人第20集剧情介绍(大结局)

  姜马陆虽然向徐恩琪提出最后一起逃跑的请求,但却被徐恩琪拒绝。恩姬在走之前,马陆抱了她,并说 走吧。恩姬找了赵司机,让他说出他的背后的人是谁。之后,姜马陆劝说韩在熙自首后,在家里突然病发,最终失去意识倒在在家里的地板上。

  醒来时,教授告诉马陆一定要活着!而在昏迷的俊河也醒了。韩在熙通过韩在石了解到姜马陆患有脑损伤的病症。而徐恩琪通过在熙了解到姜马陆身患重病的事实后茫然若失,虽然去了医院,但最终没有进去。在熙跟恩棋都因为马陆身患绝症伤心难过

  同一时间,安律师想要背负所有的罪行,并企图刺杀徐恩琪。徐恩琪回想与马陆的种种时,突然再次转向了医院,在医院门口的十字路口。而马陆也听说徐恩琪来之后又走的消息后,跑出医院,俩人在医院门口相遇。这时,安律师出现想要从背后用刀刺杀恩琪,而马陆却代替恩琪被刺。最后恩棋吻别了马陆。而韩在熙也向警察自首。

  7年后,朴载吉与姜巧克结婚,并生下一个可爱的女儿。韩在值也有自己的炸鸡店,并在追求玄秘书。韩在熙和安律师在狱中偿还所有的罪行,朴律师也找回了健康。

  姜马陆接受了手术后,到美国上学,毕业后到了恩琪所在的统营市的一个小渔村成为一名医生。附近是恩琪开的小cafe,而马陆一直假装失忆,当马陆将7年前买的情侣戒指递给恩琪,预示了幸福恋情的开始。(全剧终)